Pryderi

and it shall not perish

© Pryderi | Powered by LOFTER

魔法师凯赫日记


 

编者注:

本文内容节选自发现于鸦历九零三年的神庭法师凯赫日记残稿。


1.

季风渐起,我乘上帆船,独自驶向海平线后方的目的地。南方群岛的元素矿山里,也许藏匿着解决一切的钥匙。

除了纸笔,我带上船的只有一把刀、一支法杖、一箱柠檬和一只装有十尾鲑鱼的木桶。多年战乱导致人类的贸易活动停滞许久,过去的商船航线早已废弃。缺少专业航海技能的我,驶出近海之后就需要靠鲑鱼来指引航向:桶里的鲑鱼会始终面向元素浓度最高的方向,而在无人的海上,这个方向就是元素矿山。


2.

正如我因摆脱了神庭的耳目而感到舒畅,神庭也必定为我的离开而松了一口气。数年来,神庭魔法

吟游诗人的歌

第一次弗贝洛平原战争的许多年前,王国骑士团远未诞生之时,人类和魔族间也曾发生过一场大战。那时候,战火燃烧了七十七天,双方死伤不计其数,绿色的大地被染成深红。最后一场战役中,人类在一位大魔法师的带领下重创了兵力占优的敌军,残余的魔族军队向各个方向溃逃而去。

成为了英雄的法师让军队就地扎营设宴,庆祝这伟大的胜利。法师把清水变成美酒,士兵们卸下盔甲,大快朵颐。那天夜晚,大地上的篝火照亮了夜空中低垂的云,歌声和欢笑取代了往日的惨叫与战吼。一位年轻的吟游诗人在宴席上四处游走,向人们打听此次远征中的故事,不时在羊皮纸上写下只言片语。

酒过三巡,吟游诗人把羽毛笔夹在耳后,抱着一捧纸卷坐到了正在独酌的法师...

自制冰草莓甜酒

拍摄:先弄碎了再说

出镜:Izzie

今夜,一名士官死于阿尤伦。

-洛奇英雄传同人-

一年前某次在医院过夜时用手机写的超短篇同人小说(似的东西)。当时用小号发在贴吧,后来忘了密码也忘了这个迷你坑,最近又找了回来所以存个档好了。也许有微小的几率会续下去...?

-

我抱着他变凉的身体回到库汗时夜已深。我木然地跨过房间,把他轻轻放在地面,将盾牌和长剑放下,转身出门。有人在大声喊叫,有人在啜泣,我都听到了,但并没有听见。
星星在凛冽的夜风中闪烁。我凝望着它们,不知道自己是谁,身处何处。世界开始融化,与我一同下沉。
一只柔软的手放在了我的左手上。我转头。提尔穿着睡衣站在一旁,没有看我,而是和我一样抬头望着闪烁的星海。
我看着她。她一言不发,只是握着我的手不放。
“外面...

刺客信条:圣心

-刺客信条同人-


圣心教堂今天同样门可罗雀。我走到左后侧的木椅旁坐下,习惯性地将目光投向右前方。她果然坐在那里。

纤细的腰身藏在深蓝色裹布里,是入口处发放给穿短裙者遮蔽身体的那种。来了这么多次,早该知道教堂的规定,为何不直接穿长裙或裤子呢?

她用左手滑过赞美诗的书页,手指轻轻敲着纸张,动作一如昨日,别无二致。唯一的不同是手腕上多了一只银镯。表面稍有些暗沉,在昏暗的教堂内侧丝毫不引人注目。

但我知道那是什么。在圣心教堂静候七天之后,猎物终于出现了。

我矮下身子,借着长椅的遮挡潜行至告解室外,轻轻打开门。

“吱嘎……”

木头的声响仍是那么刺耳。我四下望了望,确

白云区方舟建设委员会覆灭记

委员会成立的那个傍晚天降大雨,R君和我都被困在宿舍。其实打伞出门也未必不可行,只是路面积水太深,懒得洗鞋。R君搬了张板凳坐在走廊上,我默默撸着dota,只当他是等外卖等得望眼欲穿,或者在向对面的女生宿舍楼望眼欲穿,抑或二者皆有之。直到电脑随着一声惊雷死活连不上校园网了,我才起身走到门外去确认R君有没有变成一块望夫石。

雨下得稀里哗啦,楼顶的排水管里落下的强劲水柱大声敲击一楼大门的塑料棚顶,聒噪不堪。R君就这样跨坐在板凳上朝苍穹极目远眺。我问他是不是最近读太多郭敬明了。他斜了我一眼,没有说话。

我也知道他从来不看那种书。R君热衷的是各种阴谋论、超自然及超技术话题,从通古斯大爆炸真实原因解密到十三个小...

洛奇Mabinogi连续剧2剧情背景梳理与神话原型考据

不保证完全准确无误,欢迎指正
可能包含剧透

-

G8主线中科隆科鲁亚告诉我们,数千年前斑族居住在伊利亚大陆,其成员之一克沙鲁被选中成为金龙阿德尼尔的感应者,带来了名为“坟墓上的月牙”的长夜。但古代伊诺德(即女神内文)打败了龙族,将它们封印在扎尔丁。



以下则是连续剧里透露的背景:内文对斑族降下了诅咒,“断绝他们与这个世界的来往”。斑族难以呼吸,几乎无法生存,最终建造了地下城市“芬柯拉”,在其中以魔法勉强维持族人生存,但并不能完全消除诅咒。

比赫是一名斑族女性,同原本身为外族人的奴隶男子约侬结婚,生下了三个孩子。约侬本人并无斑族血统,但他们生下的混血孩子仍然延续了内文的诅咒。约侬用魔法封印了孩子们体内的...

要爱神,因她爱罪人。要爱罪人,因罪人即是你们。


(背景图片来自韩服官网)

1 / 3